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普通瓦肯

找不到舰长的可怜瓦肯。

[TSN]有一件事我真的很想告诉你(我爱你)

殷三景_不动枪旗:

「TRANSLATION」#and I Want to Tell You So Much (I Love You) by learnthemusic




摘要:




        学生时代,爱德华多给马克写了很多小便签。马克也许,尽数保留了它们。




原梗来自kinkmeme:





马克也许保存了学生时代爱德华多给他的所有小便签。比如说,‘吃点东西,不许再喝红牛了。我不想再带你去挂急诊。’或者,‘我帮你洗了衣服,需要一些小小的补♂偿’之类。一张张记载着往事,以爱德华多工整而优美的字迹写就。





分级:PG




警告/注释:




※作者真的超用心超浪漫,手工制作了所有便条,每一张都可以窥见他们感情的边角,不看绝对后悔=口=!




※EM无差。最近似乎图片加载不出,如遇这种情况请拖至末尾观看高♡清♡完♡整♡版~我真不是卖片的,只是不加分隔符他说我敏感词。。




※听闻这两日tag里又有人劳心劳力要管旁圈事,我就这个表情↓




遂产出回报社会。幽灵船还能再漂五百年^q^






<<<

















T/N:




#完整版请点这里~




※总之,和平玩耍多多产出才是正道……壮哉大TSN!T▽T!!

喵喵大人:

哇——哭得像个几千岁的小孩~~~~~~~~~~2P~~~

【AOS/Spirk】半血瓦肯观察报告 (一发完)

cicero:

众所周知,企业号指挥官Spock是一名瓦肯-地球混血。


与外星种族通婚对于瓦肯人而言非常罕见,这使得他成为了一个珍贵样本。


大众通常认为混血种与纯血种相比具有独特的优势,比如能够兼顾源品种的优点。他们陷入了误区。此种优势实质上来源于自然界或科研工作者对品种的反复筛选,有更多的混血种是失败的产品。


鉴于企业号大副不可能是基因筛选的产物,因此,他是否是个成功的混血品种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议题。




写下这段文字的人感到一阵报复的快意。他怀着阴暗的心思继续写道——




根据我在企业号上的长期观察,Spock指挥官表现出了许多令人担忧的特质。


他自称是完全理智、符合逻辑的瓦肯人,然而企业号的舰桥成员都见证过他的失控。无需否认,瓦肯人一向是情感激烈的种族,他们只是在数千年的进化中学会了压抑,或者说掩藏他们的感情。Spock指挥官身为半地球混血,显然不如他的同胞那么克制。考虑到他三倍于地球人的破坏力,这使得他成为了一个火辣危险的存在。


看看他的眼睛,那不是一双瓦肯人的眼睛,那里涌动着傲慢、不屑、怒火和欲望。他是一个不合格的瓦肯人,他是一个异端!


如果上述言论过于主观,那么下列事实应当引起所有地球生物学家的警惕:


1.身为一个半血瓦肯,他的外表与瓦肯人相似度极高。他的耳朵甚至比纯血瓦肯人还尖。他的血液、内脏器官以及激素水平等等都与纯血瓦肯人趋于一致。


2.身为一个半血瓦肯,他在心灵感应能力上的表现丝毫不逊他的纯血同族。甚至在感应敏锐度上超越瓦肯平均水平42.64%。


3.身为一个半血瓦肯,他完美继承了瓦肯人的三倍力,智商表现也比普通瓦肯人更为出色。


上述情况没有引起地球人足够的警觉,这非常危险!Spock指挥官身上体现出的种种特征表明在瓦肯-地球混血的情况下,瓦肯基因具有极大优势。瓦肯基因在主要性状上占据了显性表达,而地球基因被隐藏其下。


有许多头脑发热的地球人被Sarek大使与Amanda女士的传奇爱情故事所打动蒙骗,将择偶范围扩展到了瓦肯星球。企业号Kirk舰长与Spock指挥官的不正当关系更加剧了这一歪风邪气。长此以往,地球上将充斥长着尖耳朵、满嘴不合逻辑的所谓‘人类后代’。这将是奇妙屈辱的景象。


为了保证地球基因的纯洁,必须抵制这种邪恶的跨种族交配。


不过话说回来,猎户座女孩的确非常可爱。安多利人也不错,如果克林贡有朝一日能与联邦达成和平协议,也不是不能……扯远了。


总之,瓦肯人就是不予考虑。特别是企业号指挥官Spock,绝对应排除在择偶名单之外。




他抓了抓屁股,绞尽脑汁想Spock的坏话——




必须承认,Spock指挥官身上也体现出了部分混种优势。这些优势都是无关紧要的。为了本报告的公正性,我简单罗列其下:


1.他的身体同时拥有地球人与瓦肯人的敏感点。包括手指、嘴唇、耳尖、锁骨等等。这为他的伴侣玩弄他的身体提供了许多便利和乐趣。一个毫无用处的优势。


2.尽管他不肯承认,事实上他和地球人相处得比瓦肯人更好。除去和他有不正当关系的Kirk舰长,在企业号的五年计划中他与McCoy医生、Uhura通讯官、Scott轮机长、Chekov领航员等人建立起了友谊。他与母亲的关系也比父亲更为亲密。因此半血瓦肯可能比纯血瓦肯人更善于和地球人打交道。如果这类跨种族的婚姻和繁衍关系推而广之,可能使得地球和瓦肯的盟友关系更为牢固。这显然是非常有战略价值无足轻重的。


除此以外,他能比纯血同胞更好地理解地球文化;他已学习部分地球外交辞令;通过掌握地球人的诡辩技术,他已懂得如何避免逻辑怪因悖论产生的宕机问题。


再次强调,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优势。




写到这里,有个修长的身影站到了他背后——




"别突然蹿出来吓我!"他扭头抱怨道。


Spock还是正经得和在舰桥上执勤一样:"身为你的伴侣,我有权利进入你的房间。为我的出现感到惊讶是不——"


"不合逻辑!"他翻了个白眼,"你想继续吵架吗,指挥官?你今天说了我多少次不合逻辑了?"


"我只是陈述事实。"


"哈,事实!告诉你,我也是会做那些你喜欢的科学研究的,看!"


他把PADD里快写完的报告递给了Spock。Spock飞速浏览了一遍文字。


Spock坦言道:"这很难称为科学报告。没有数据支撑,样本量不足,更严重的是充斥着主观判断。"


"你难道想否认?"他斜眼。


Spock叹息:"你想将这份报告发表在哪里?任何一本科学杂志都不会采信你的观点,即使发表在星舰论坛上,这种水平的报告也会招致许多批评。"


他努了努嘴:"相信Bones办公室的显示屏是个不错的展示地点。"


"……"


他惊讶了:"你居然不反对?"


Spock承认说:"这个行为不合逻辑。但我预测到医生的反应会相当……具有娱乐性。"


他坏笑道:"我就知道你和不合逻辑的地球人在一起的时间太长,学坏了。"


Spock装模作样清了清喉咙:"然而此份报告中有一些有趣的观点,我想与你探讨。"


"哦?比如?"


"你是否认为我的眼睛是一项具有吸引力的特质?"


"你哪里看出来的?我明明说它们很不瓦肯!"


"看来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同时具有拥有地球人和瓦肯人的敏感点,这使你兴致盎然?"


"呃……"他避开了Spock的目光,开始计划逃跑。


"另外,你是否在性事中享受我超越地球人的力量?甚至享受瓦肯人的占有欲?"


"Spock,我真的觉得地球人和瓦肯人交配是个坏主意……"


"Jim。"企业号指挥官抓住了他的舰长,"如果你不愿给出答案,那么我只好自行验证。"


"不,等等。"Jim似乎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报告还没写完。我突然想起来今晚要加班,我还欠着Bones的体检……"


Spock不顾他的意愿将他压倒在床上。


"听我说!我真的讨厌瓦肯人!"Jim垂死挣扎道。


"Jim……你知道我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吧。现在你的愉悦度超越正常水平137.1%。"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瓦肯人!"


于是Spock决定不再和他废话。




-END-




一个突发的,死蠢死蠢的摸鱼短篇。幼稚鬼小舰长,不要在意。


说起来,TOS的真男神是Pike将军啊。那逆天的智商,冷静果敢的作风,完美的身材和颜值,和夏大球一比简直~(对不起老舰长,我还是爱你的。)


但是将军的结局……有时候真想穿越时空给TOS编剧寄一盒刀片。

可以说是十分可爱了(。・ω・。)

林方家冰箱里的鲱鱼罐头:

啊,凌晨两点,一个部长曾经躺在床上躺在蘑菇身边思考人生的时刻,在部长 奔四蘑菇奔二的年纪,填补奔三空缺的我抱着一碗刚一锅乱炒搞出来的热腾腾 的西红柿炒鸡蛋炒饭当夜宵,桌上开着两盏和我的内心一样黄的台灯,和两盏台灯一样黄的我刚复习完了这学期所有的病理生理课内容,并对自己完全掌握了男性生殖器这件事情感到十分自豪,我甚至知道了射精前液是怎么回事了。


好吧这并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一边学习一边脑内开车的感觉是很爽的,然后我发现我对于男性生殖器的了解竟然早就远远超过了女性生殖器,学的时候那叫一个累,虽然说不上无知,但实在是似懂非懂得厉害。用唐顿庄园原声音乐做了一天BGM、一心只想吃部长和菇BG向庄园AU的我又怎么能不好好学习一下女性生殖器呢,不然以后怎么开车呢。


但是我知道我这个人是不会开车的,看过我的应该都知道,我只会骑三轮车,如果让我骑自行车我会骑两步然后歪歪扭扭地停下,开小轿车就是直接车祸现场。






周二


父亲说我最好养成写日记的习惯,这样说不定才能改改我整天不务正业的坏毛病,让我知道我每天过得有多空虚。


可是我并没有无所事事,我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斯卡曼达家的小子总是会抓很多小动物展示给我看。可是他和其他小子不一样,他抓那些小动物从来不是想要给它们好看而从中取乐。


总之,我喜欢那小子,我发誓我没有无所事事。父亲其实一点也不了解我,他根本不关心我,就像其他所有一本正经的大人一样,做着自以为能够拯救世界的大事,自以为是地以为我整天不务正业。


如果他眼中的正业是上礼仪课音乐课和舞蹈课的话。好吧,那我不务正业透了。


可是我讨厌那些,他从来不问我喜欢什么东西,只知道让我学习学习学习。可是我学着些垃圾有什么用呢,我喜欢和斯卡曼达一起出去看小动物。下个月就是我十岁生日了,我已经自己做好了请帖,就算父亲不喜欢他也没用,这是我的生日宴。


而且,母亲挺喜欢斯卡曼达的,他每次看见斯卡曼达一头杂草一样的头发上顶着一头杂草,就会忍不住笑。


母亲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她真应该多笑笑。让外面那些没见识的乡巴佬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美人。如果我是男人,我一定会爱上母亲的,并且和父亲打一架!每次父亲要对我发火的时候,只要母亲劝一劝他就会消气,真的很神奇,每次都奏效。


虽然我还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惹父亲发火了。


反正父亲总是偏爱妹妹的,她更像一个淑女——那种大家脑子里可以想象得到的淑女。她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唱歌喜欢跳舞,喜欢粉粉亮亮的东西,她甚至还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和我们都不一样。听佣人们说,当时母亲看见妹妹的头发是金色的时候,都吓得哭昏过去了,醒来之后又不停地向父亲解释这个孩子是他们之间的,她没有和别的男人乱搞。


说真的,如果父亲当时对母亲有半点怀疑,我都绝对要帮母亲出这口恶气,狠狠地教训那个男人一顿,绝对不可以有谁欺负母亲。


但是据说后来父亲对母亲还是一如往常的好。不过这是佣人们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我要找个机会去问一问他,他休想光靠瞪我就把我打发回去——他经常这样,上次我问他为什么他比母亲老那么多岁的时候他就瞪我,就像是看着什么仇人一样。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而已。


搞不懂他,全世界一定只有母亲才搞得懂他,那样母亲一定生活得很辛苦。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把母亲从水深火热里解救出来。


不知道写什么了。


明天上午还有礼仪课,真讨厌。为什么这么重的刀叉不允许我发出声音呢,我没法抬着手腕保持那么久的悬空,那真的很累,为什么不给我一点轻便的餐具呢?大人真的很少在乎我的想法,他们真自私。


还有,我打赌父亲小时候也一定没有好好上过礼仪课,不然他一定会知道 平时分房睡才能做到相敬如宾,体面的人家都是这么做的,而他竟然每天晚上都和母亲睡在一个房间。哼,该上礼仪课的人是他。




Tina,日记要写具体日期,而不是一个“周二”,我以为这是常识。


以及,我在你母亲十岁的时候认识了她,她那个时候就比你现在好很多,你应该以你母亲为榜样。


以及,不要打你母亲的注意,他是我的妻子。


以及,我少时接受过比你现在更严格的礼仪教导,并且十分优秀。


以及,我不觉得和你母亲睡在一起有什么不妥,更何况你成天嚷嚷想要一个和斯卡曼达一样的弟弟。


以及,斯卡曼达可以来你的生日宴会,我没说过不许。


——Percival Graves




可我知道不乱看别人的日记是常识你这个大恶魔!!!!!不懂得尊重女儿隐私的人!!!!——Tina G. Graves




那就把你的日记本合起来,并从书房的桌子上拿回自己房间。


——Percival Graves












我为什么突然就码起了字……???所以现在已经快三点了吗好的夜宵吃完了不饿了我去刷刷题……


一篇部长和菇的BG庄园AU!(虽然菇全程都没出现……)


OOC致歉……?


望……望食用愉快?


哈哈哈哈哈哈哈(火速逃走)


对了,那个,生理学真的挺好玩儿的尤其是生殖器官那一节(快点滚吧你)

今天我们俩给您说段相声

卷卷卷卷卷毛子:

【大家好 我是东北的graves 站在我旁边的这位呢 是我的搭档credence】
【先生 我不是您的搭档 我是您的爱人】
【Cre不要自己改词】
【大家好 我是天津的credence 接下来我给您说段天津快板】
竹板这么一打呀 是别的咱不夸 夸一夸 咱们美国国会部长真棒呀 他178大个儿 身板还宽阔 背头狼奔全消化 眉毛比眼粗 诶 眉毛比眼粗 我俩那一天 相遇在暗巷 我是一张传单没出去 就等挨揍啦 部长伸手说 cre你别怕 传单全都交给我 送你副手套吧 这天儿也挺冷 你穿的还单薄人是铁啊饭是钢 身体最重要 我从小到大 没人对我好 咱们部长长的美 人还挺温柔 我这一寻思 这可不错啊  要不您就来我家 和我睡觉吧 诶 和我睡觉吧。。。
【Cre 住口】
【先生我才只说了一半】
【已经很多了】
【可是。。。】
【Cre我跟你说啊 那天我擦我的魔杖啊】
【先生您在转移话题么】
【擦的直冒火星子】
【诶呦那您就甭擦了呗】
【根本停不下来!】
【先生那今晚我们也不要停下来好么】
【Cre有什么都等相声说完好么】
————————————————————————————
美国本土相声大会到此结束
ψ(`∇´)ψ搞事使我快乐